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国内首枚民营运载火箭发射失败 航天商业化有多远?

2018-10-29 来源:北京商报


  从4月“双曲线一号S”首飞成功,到10月末首枚民营运载火箭升空,2018年可谓是国内民营火箭发射元年。尽管“朱雀一号”未能顺利入轨,但在国内民营航天企业纷纷发力之际,外界对于民营航天的发展前景依然持乐观态度。同时,随着微小卫星研发等全产业链的进一步发展,民营航天商业化的未来仍可期待。
  蓝箭遇挫
  “朱雀一号”发射,备受关注。
  这枚由蓝箭航天自主研发的三级固体发动机火箭是国内首枚民营运载火箭。与此前发射的亚轨道火箭“双曲线一号”、“重庆两江之星”不同,它将把卫星直接送入太阳同步轨道,而此前,国内还没有一家民营航空企业能够做到这点。
  10月27日16时,甘肃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伴随着指挥部“点火”口令,“朱雀一号”底部亮起橘黄色火球,伴随着轰鸣声腾空而起,奔向太空。
  一二级火箭分离正常,三级火箭点火成功。在现场观摩人员肉眼可见范围内,火箭发射十分顺利。16时05分,现场人员甚至玩起了“抛人”以表庆祝。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指挥中心迟迟没有传出发射顺利的消息,阴云开始笼罩。一般而言,火箭升空10分钟后就能确定发射情况。直到18时40分,蓝箭航天最终明确:三级火箭出现异常,自旋时失稳,火箭接近但未能达到第一宇宙速度,其载荷“未来号”商业卫星未能按照预定计划进入太阳同步轨道。
  失利的结果一度令人难以接受。倒是蓝箭CEO张昌武率先出来表示,未能入轨是一个遗憾,但这次发射达到了要验证的一些关键技术的目标。“首发过程中能达到这样一个结果,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个进展了,火箭的一二级分离以及二三级分离等关键节点都圆满实现了。”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朱雀一号”完成总装并正式进入发射准备阶段,意味着蓝箭航天走通了运载火箭研制和发射流程中的全部研制验证环节、供应链配套环节、各项体系环节和大部分行政审批环节,这在中国民营航天史上尚属首次。
  蓝箭公司在当天的官方声明中也表示:“能力链条、供应链条、体系链条、发射链条,四个链条已全部打通……实际上,‘朱雀一号’运载火箭在发射之前,他的使命已经全部完成。”
  竞争激烈
  今年4月,星际荣耀旗下的“双曲线一号S”首飞拉开了国内民营火箭发射的序幕。这枚被称为中国首枚上天的民营固体验证火箭从提出、设计、制造到发射,在60天内完成,堪称“火箭速度”。一个多月后,零壹空间发射了“重庆两江之星”探空火箭,这枚火箭被称为中国首枚民营自主研究的火箭。
  进入9月,星际荣耀的商业亚轨道探空火箭“双曲线一号”搭载3颗立方体星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进行亚轨道验证飞行。两天后,零壹空间官微称,“重庆两江之星”商用亚轨道火箭成功发射。
  两家民企你追我赶的态势正是当下民营航天领域激烈竞争的缩影。2014年,国务院60号文首次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2015年,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并且鼓励民间力量参与其中,政策对商业航天的限制逐步放宽。由此,民营资本大举进军商业航天领域迎来契机。
  在随后两年间,包括蓝箭、星际荣耀等一批民营航天企业纷纷成立。据不完全统计,仅设立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民营航天企业就有7家,累计获得融资超过20亿元。
  从目前已经发射火箭的三家公司看,星际荣耀走的是“曲线救国”路线,尽管亚轨道火箭技术低、市场需求有限,但公司试图通过亚轨道试验积累发射、箭星分离等经验。零壹空间则在此基础上表示,年内将计划进行OS-M型固体运载火箭的首次发射。近日,零壹空间进行了OS-M系列运载火箭四级固体发动机和三四级分离联合试车试验,并取得成功。作为一种四级固体火箭,OS-M具备将卫星送入轨道的能力。
  蓝箭选择的则是“弯道超车”,直接上马轨道试验。作为国内液氧甲烷发动机领域进展最快的民营航天公司,它使用的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已经进入了实际测试阶段。不过,要实现百吨级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量产,按计划将排至2019年,至于进行中型液体运载火箭的试验发射则要到2020年。为此,此次发射的“朱雀一号”使用的是固体发动机,其中自然也有全系统合练的意味。
  市场化产业链
  经历密集发射的“洗礼”后,位于第一梯队的企业无疑将积累更多的经验,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期将迎来国内民营火箭发展的高峰期。从产业链角度看,火箭公司的核心商业逻辑是售卖运载服务,即将固定的载荷运送到太空固定的位置。从长远看,随着中国经济和航天商业化的发展,国内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商业卫星发射需求,带动对商业运载火箭的需求。
  在张昌武看来,现在是“商业航天最好时代”。一方面,国内对卫星的需求非常大,但SpaceX等外国企业现在还不被允许发射国内卫星,而另一方面,“国家队”的火箭发射以满足军方和政府需求为主,无暇顾及“更多”。同时,随着立方星技术的成熟,目前,单颗立方星卫星的造价为百万人民币,远低于GEO轨道的卫星(单价高达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
  未来,随着民营火箭公司具备轨道发射能力,如何依靠商业运营维持生存将成为关键课题。在星际荣耀行政副总裁解放看来,构建市场化的平台有助于解决好成本管理、完善竞争机制,这也是未来产业是否能良性发展的前提。
  “市场化的程度越高,将促使供应链企业研发质优价廉的零部件,火箭公司的成本也必然会进一步降低,卫星企业使用火箭运输的成本也会跟着降低一些。”解放说。


返回页首
上一篇:国产创新药为啥难产?药企:特别希望政府能点一把火
下一篇:上半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增长6.9% 海水淡化规模扩大
打印文本